千人計劃網站
 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微信公共賬號
中文|English
千人計劃網廣州  廣西
您所在的位置:

顧方舟:給國人造一艘遠離脊灰的方舟

來源:科技日報 作者:張佳星 2019-10-25 09:33:10

他引領我國脊髓灰質炎病毒學、免疫學研究及減毒活疫苗的研發,為脊髓灰質炎疫苗的研發生產、國家政策的制定、社會資源的調度、計劃免疫的具體實施等各個環節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。

92歲高齡的顧方舟在2019年的寒冬中離開,這一年的盛夏1600余名新生走進他工作了一生的中國醫學科學院、北京協和醫學院,成為醫療衛生事業的“新鮮血液”。

如果他在,他會看到,開學典禮上莘莘學子們聆聽他的故事時肅然起敬的臉;

如果他在,他會看到,他堅持的“八年制”醫學精英教育正在培養出更多的研究型醫學人才;

如果他在,他會看到,他倡導的協和“三嚴”學風,成為了協和人的信仰和執守;

如果他在,他會看到,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頒授儀式上,他因拓荒脊髓灰質炎(以下簡稱脊灰)疫苗研發生產、護佑幾代中國人生命健康,被授予人民科學家稱號。

靠非凡膽識做符合國情的選擇

時間回到上世紀50年代,那時即使天氣悶熱,各家各戶也會讓小孩呆在家里,因為外面存在著無形的、令人恐懼的脊灰病毒,會讓孩子發燒后致殘。更可怖的是,這種病毒可如“幽靈”般隱形,看似沒有癥狀的健康人也可能攜帶。

未知帶來恐懼,對于科學家來說,為人民消除恐懼的第一步就是解答未知。

彼時,國內流行的是3種脊灰病毒中的哪一類型尚未確定,病原學、血清學研究幾乎為零,進一步的科研和臨床治療更無從談起。1957年,顧方舟帶領團隊從橫貫東西的12個城市中分離出患者糞便中的脊灰病毒,發現病毒的3種類型存在不同特性,依據臨床表現診斷難以判斷準確,也就難以做出精準的應對之策。

顧方舟通過大量的臨床實踐研究,確定了國內流行的脊灰病毒類型,并建立了脊灰病毒的實驗室診斷標準,讓基層工作更具執行力。

調研工作獲得的大量病例愈發讓顧方舟心急如焚,他給上級打報告,道出預防脊灰的緊迫:如果脊灰的發病率不高,預防工作可以慢些開展,但如今脊灰的發病率很高,終會在某年某地來一個大暴發。1947年柏林市的大暴發是前車之鑒,我國1955年南通、1956年溫州的大流行也已經敲響警鐘。

1959年,顧方舟受命前往蘇聯學習脊灰病毒疫苗研制方法和生產工藝。他發現,現有的工藝雖好,但無論是成本還是接種周期,對當時的中國來說都不適合。在顧方舟心中,公共衛生事業要不得半點“書生氣”,任何工作都要對人民有用、有利。

在1959年的脊灰疫苗國際會議上,善于學習的顧方舟搞清楚了疫苗有“死”“活”之分,且死疫苗安全,但不會在人體形成免疫屏障,減毒活疫苗理論上可能會恢復毒力,但可成為天然疫苗,形成免疫屏障。

國際專家這樣告訴參會的顧方舟:“蘇聯開始用死疫苗,害怕毒力返祖,萬一出點什么事,誰擔得了責任,我們不好建議,你自己研究決定。”

顧方舟以科學家的膽識、科學家的理性判斷,為全中國人民做出了選擇。他向當時的衛生部寫信建議,選擇未被證明安全、沒有成熟生產工藝的減毒活疫苗,并親自把毒種從蘇聯帶回國。

為研發疫苗他攜子試“毒”

1959年12月,脊灰活疫苗研究協作組經原衛生部批準成立,顧方舟擔任組長。

疫苗從研制到生產,必須經過動物實驗和1、2、3期臨床試驗證明其有效性和安全性。

在動物試驗過程中,研究團隊進行了大量沒有前人經驗可借鑒的探索性工作。由于是減毒活疫苗,猴子的任何不良癥狀都可能證明疫苗的毒性難以控制。在腦內注射疫苗的實驗中,猴子發生了腿發軟的癱瘓情況。這是令科研人員膽寒的癥狀,如果被證明這是疫苗毒性引起的,那么整個研究將以失敗告終。

顧方舟冷靜下來,他開始排查、判斷:如果疫苗出了問題,同一批次的其它猴子也可能會有類似癥狀,而其它猴子安然無恙,最大的可能是注射時感染了病菌,導致猴子的神經系統出現了問題。隨后的解剖檢查證明了他的推測。

疫苗研發生產的路上布滿了“雷陣”,顧方舟就是“排雷手”,他通過制定嚴格的操作規程、檢定規范繞開雷區,又在遇到漏網之“雷”時,單個排除,讓減毒活疫苗進入臨床試驗。

更嚴峻的問題來了:疫苗臨床試驗,誰第一批服用?

冒著可能癱瘓的危險,顧方舟喝下了一小瓶疫苗溶液,實驗室的其他人也跟著加入試驗。

疫苗對大人無害,對孩子的安全性又如何呢?

“當時我兒子小東剛好不到一歲,符合條件。”顧方舟說:“我自己的孩子不吃,讓別人去吃,這不大仗義。”

雖說搞這一行的心里有數,但給自己的孩子吃疫苗還是活疫苗,誰的心里不打鼓?小東試藥的日子里,顧方舟過得尤為艱難。白天做科研,他把兒子帶在身邊,寸步不離;晚上孩子酣睡,他守在床邊,難以入眠。觀察期一個月左右。那段時間,同事見到顧方舟第一句話就是:“你的孩子現在怎么樣了?”

隨后的臨床試驗逐步推進,200萬小兒服用疫苗后的流行病學數據表明,上海、天津和青島的流行高峰基本消失,國產疫苗是安全、有效地預防脊灰流行的生物制品。

“他引領我國脊灰病毒學、免疫學研究及減毒活疫苗的研發,為脊灰疫苗的研發生產、國家政策的制定、社會資源的調度、計劃免疫的具體實施等各個環節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。”中國醫學科學院、北京協和醫學院校長王辰院士如是評價顧方舟。

“小糖丸”解決免疫策略大問題

在顧方舟的脊灰免疫策略中,全中國的孩子一個也不能少。疫苗口服率要達到95%才能形成免疫屏障。這意味著,遠在西藏高原、新疆大漠、貴州深山的孩子都要無一例外地進入防護屏障,稍有疏漏,病毒就可能復發。那時沒有冷鏈,讓疫苗有效地在全國短期內流通非常困難。用廣口暖瓶配冰棍的土辦法,效果不是很好。

又是兒子啟發了他。據《顧方舟傳》記載:下班后回到家中的顧方舟仍在思考免疫策略問題,兒子看著他,他拿起桌上的糖果,在兒子面前晃了晃,兒子伸出小手急迫的樣子讓他開懷。糖!

自此,顧方舟開始了疫苗糖丸的研究。他研發的脊灰疫苗“糖丸”,使中國進入無脊髓灰質炎時代。

2000年,世界衛生組織宣布西太平洋地區已經消滅脊髓灰質炎。事實證明,人民科學家顧方舟,奉獻了40年構筑的計劃免疫策略沒有漏掉一個孩子,在擁有960萬平方公里廣袤土地的中國;在地形多樣、宗教民族眾多的中國,他研發的脊灰疫苗遍及每一個角落。

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”的文/圖等稿件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及方便產業探討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
標簽: 生物醫藥 
时时彩开奖记录360